在家上学联盟,chinahomeschooling.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71|回复: 0

大声为孩子朗读吧

[复制链接]

28

主题

0

好友

248

积分

发表于 2017-5-12 12:32:31 |显示全部楼层

[美] 吉姆•崔利斯 著  沙永玲 麦奇美  麦倩宜 译


     【作者简介】


    美国著名的阅读研究专家。他毕业于马萨诸塞州大学,曾在《春田日报》(The Springfield Daily News)任职20年,担任撰稿作家及画家。从1983年起,崔利斯在北美各地致力于教育研习活动,常就儿童,文学及电视传媒等主题,面向家长、老师及专业团体演讲,倍受赞誉。


  《朗读手册》于1979年初版,5次修订,被美国数十所教育院校选为教材。书中集中了丰富、具体,可信的案例,从阅读指导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出发,详尽地论述了朗读的作用、方法和注意事项,家庭、学校图书馆的建设,如何处理迷恋上网和看电视的问题等。它帮助无数家长、老师解决了棘手的教育难题,让无数孩子成为终生爱书人。

640.webp (14).jpg


第一章         为什么要朗读

     在本章中,我将探讨两个问题:为什么在当今社会为孩子读书如此重要?为什么朗读如此有效?


10年前一个可爱的秋日早晨,我到小时候就读的幼儿园故地重游。那是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农庄小学的幼儿园,大约15个孩子坐在他们的故事毯上,仰着小脸望着我,眼神中充满期待。“今年你们谁想学习读书?”我问道。


孩子们都毫不迟疑地高高举起手,许多孩子还得意地说:“我已经知道怎么读书了!”那种热烈的气氛就像幼儿园老师们曾经告诉过我的一样:每个孩子在开始上学时都想学习如何阅读。换句话说,孩子刚上学时,对阅读有着百分之百的热情与渴望。

    几个月后,“全美阅读报告卡”(the National Reading Report Card)告诉大家接下来的事实:


    在四年级学生中,45.7%的孩子每天会将阅读当成休闲活动。

    在八年级学生中,只有27%的孩子为了兴趣而阅读。

    到了十二年级,只有24.4%的孩子每天享受阅读的乐趣。


    四年级学生中,每周到图书馆看书的孩子占40%,到了高年级就降到10%。


    就像我在绪论中所说的,30年来,尽管进行了很多教育改革,但美国学生的阅读分数丝毫没有改善。幼儿园儿童百分之百对阅读感兴趣,但随着年级升高,我们失去了75%可能成为终身阅读者的人。任何企业若不断流失75%的客户群,都会在一夕之间摇摇欲坠。这正是美国现在所面临的危机。


    学校的教学目标应该是培养出终身的阅读者———在毕业后的人生中仍坚持阅读与学习。但事实的真相是,我们只培养出学生阅读者———只为了应付毕业而阅读。如此一来,大多数人几乎很早就不再读书了。


    1983年,响应有识之士的倡议,在美国教育部的帮助下,由全国教育学院与全国教育协会组织,知名专家学者组成了“阅读委员会”(Commis?鄄sion on Reading),专门研究导致阅读危机的原因及解决办法。这些学者在儿童发展、语言及学习阅读等领域都很精通。由于学校课程的每一项内容几乎都根植于阅读,因此阅读是所有问题与解决方案的核心,这是大家的共识。


    由于阅读是教育中最重要的训练方式,因此每年大约有超过1200份研究报告是以阅读为研究主题的。委员会耗时两年,详读了过去25年的10000多份研究报告,评估其中哪些方法有效,哪些或许有效,哪些无效。委员会于1985年发布了一项名为《成为阅读大国》(Becoming a Nation of Readers)的报告。我认为这是25年来最重要、最具“常识性”的教育文献。在主要的研究结果中,有两项简单的论述很震撼人心:

给孩子朗读,能建立孩子必备的知识体系,引导他们最终踏上成功的阅读之路。朗读是唯一且最重要的活动。


证据显示,朗读不只在家庭中有效,在课堂里也成果非凡。“朗读应该在各年级都进行。”


专家口中“唯一且最重要的活动”意味着,朗读比成绩单、家庭作业、评估表、读书报告和图卡更重要。朗读是最便宜、最简单、最古老的教学手段,在家里或教室使用都再好不过了。朗读既简单又有效,甚至不需要高中文凭,你就可以用得得心应手。




阅读能带来什么好处?

    一切都可归纳为一则简单的两个层次的公式:

    你读得越多,理解力越好;理解力越好,就越喜欢读,就读得越多。你读得越多,你知道得越多;你知道得越多,你就越聪明。


    与危言耸听者的说法正好相反,美国并非文盲国家,一般美国学生都能阅读。在21岁到25岁的毕业生中,有95%可以使用印刷信息(简单句组成的段落)做日常工作,63%继续深造;而在1940年,继续深造者只占20%。今日的学生与祖父母那一代相比,思考的问题并不少,思考的速度也不慢。其实现在的学生更聪明。但今日的世界日新月异,一个人生存所必备的条件要比1940年复杂多了。多数美国学生,尤其是弱势群体,由于进步有限,难免会跟不上时代。全美国70%的工作阅读材料至少相当于九年级程度。


    有什么事能像阅读一样做起来简单却成效显著呢?


    读书给孩子听就像和孩子说话,同样基于以下的理由:树立孩子的信心,带来欢笑,拉近彼此的距离;告诉孩子信息或向孩子解释问题,引发孩子的好奇心,激励孩子。在朗读中,我们还可以:


    在孩子的脑海中,将阅读与愉悦联系在一起。

    创造背景知识。

    建立词汇基础。

    树立一个阅读的典范。


    让我们看看终身阅读者是如何培养出来的。许多教育界人士忽略了两项有关阅读的基本“人生事实”。少了这两个定律的相互作用,教育改革的成效将微乎其微。


    阅读定律一:人类是喜欢享乐的。

    阅读定律二:阅读是积累渐进的技能。
    现在我们来研究定律一:人类是喜欢享乐的。对于能给自己带来快乐的事,人们会自愿地反复去做。我们去自己喜欢的餐厅,点自己喜欢的食物,听自己喜欢的音乐电台,探望自己喜欢的亲戚。反之,对于自己讨厌的食物、音乐及亲戚,我们则避之唯恐不及。这不仅是一条定律,更是一个心理上的事实。当我们的感官将电子与化学信息发送到大脑中的“有趣区”或“无趣区”时,人就会作出正面或负面的反应。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一位杰出的动物心理学家,将所有行为分成两种简单的反应:接近与回避。我们接近带来快乐的事,回避带来痛苦或不愉快的事。


    愉快就像胶水一样,能粘住我们的注意力,但只朝喜欢的方向吸引。当欣赏一部电影时,我们就会沉浸其中;不再喜欢时,这种投入的情绪即告中断。这种情况几乎适用于所有我们愿意去做的事。每当我们给孩子朗读时,就会发送一个“愉悦”信息到孩子的脑中,甚至将之称为“广告”亦不为过,因为朗读让孩子把书本、印刷品与愉悦画上等号。然而,很多时候,“不愉快”却和“阅读”与“学校”联系在一起。学习的经历可能是乏味的、无趣的、威胁性的与毫无意义的———接连不断的学习单、密集的发音练习,以及一考再考的小测验。如果一个孩子很少体验到阅读的“乐趣”,只遭遇到“无趣”,那他的自然反应就会是回避。


    这种现象将我们带到阅读定律二:阅读是积累渐进的技能。这意味着,阅读就像骑自行车、驾驶汽车或缝纫一样:为了要做好,你必须去实践。你读得越多,就读得越好。


    最近25年的阅读研究证实了这项简单的公式———对任何性别、种族、国籍和社会背景的学生都适用。读得最多的学生,读得最好,成绩最高,在学校学习的时间最长。相反,读得不多的学生,就无法很好地掌握阅读。在美国,不论大人还是小孩,大家读书都不多,因此阅读能力都不强。


    为什么不多读书呢?因为根据阅读定律一,美国人在学校生活中获得了太多关于阅读的“不愉快”的信息,在家里又缺少“愉快”的信息,因此削减了对书本的好感。他们对书本避之唯恐不及,就好像小猫躲避热炉子一样。我在下一个问答中,可以为此提供充分的证据。


    那些孩子带回家的习题卷子又如何呢?真的有帮助吗?


    习题卷子的本意是增强学习效果,发现孩子在课程中不明白的地方,以便老师进行个别指导。然而遗憾的是,老师在指导学生时,为了让班上其他学生有事可做,会派发更多的习题卷子。于是,这项评估工具变成了控制学生的手段。习题卷子越来越多,通常每个学生每学年要写1000张,但结果学生的学习效果反而更差。你不妨看看第六章,藏书丰富的教室图书馆也可以让学生有事可做,而且效果好得多。


    最令人沮丧的是,研究结果显示,学生所做的习题卷子的数量与孩子最后的阅读水平居然毫无关系。然而,许多学校仍然一意孤行 。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地区的教育局竟建议校长,一所500名学生的学校每个月应准备好6万张纸,用来印习题卷子。


    从1972年起,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会(NAEP, the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一直追踪四年级、八年级与十二年级学生的阅读分数。结果发现,用课外读物当课本的学生和最能享受阅读乐趣的学生,分数最高。此外,该评估会的报告中说,38%的四年级学生阅读成绩不及格;所有学生中有1/3每天读参考书,做习题卷子;44%的四年级学生在班上没有固定的默读时间滥用习题卷子,后患无穷!如果让孩子每天做6张习题卷子,一年做1000张,而且听到的是:“孩子们!现在是阅读时间!”那么等他升入四年级时,他会认为做习题卷子就是阅读,并误以为自己痛恨阅读。
     

                    阅读习惯让父子情牵一页
                        克里斯•厄斯金

  儿子读着这段文字,然后停下来。他喜欢这段文字。对他而言,这里充满了真理,寓意深刻。他又读了一遍:


  “自古以来,人们渴望了解狗。可是谁也不知道狗是怎样一种动物。你会读到狗救助主人或救助溺水儿童的故事。有些人称之为忠诚,但我不会这么说。也许我错了,但我称之为爱──最深沉的爱。”


  儿子看了第二遍后,说:“书上关于狗的描述,没错吧?”

  我点点头,接着我们又朗读了一些内容,先是他读,再由我读。我们父子俩一页接一页,一章接一章,从头读到尾。


  “老爸,你是真心喜欢读书,对不对?”当我们在章节之间停顿时,他问道。      “没错!”我说。

  的确,我爱书,就像我爱夏日里的冰品、秋天里的棒球一样。其实,我是为书而活的。


  现在,我儿子也在发掘书中的奥妙了。仿佛偶然间,这个12岁的小孩在简单的阅读中找到了乐趣。这种与书为友的亲密感是很难形容的。


“知道什么是‘友情’吗?”我问他。

“就像好朋友吗?”他问。

“就像好哥们儿。”我说,“你和书本就是好哥们儿。”
“抱歉,老爸,我听不懂。”

“没关系!”我说,“不断读下去就可以了。”


  6个月前,我儿子对书漠不关心,他只有在逼不得已时才看书。有时即使是必须看书,他也未必会看。

  6个月前,如果谁有让他阅读的秘方,我会一掷千金。就算没钱,我也愿意付15%的利息借款,背负6年分期偿还的重担。


当时,我儿子认为书是给那些击不到中快速球或拦截不住直飞球的低能儿看的。他认为,书是“室内人”的专利,那些人躲开阳光,失去生活中其他美好的事物。

  后来,有一天,这个男孩扑通摔在沙发上,却没有弹起来。他必须在床上躺两个星期,成了自己最讨厌的“室内人”。


这个男孩因此而昏昏欲睡。他不能看电视,药物让他虚弱,他连书都拿不起来。

  于是我开始读书给他听,就像他4岁时那样。我铆足了劲,读得绘声绘色。

  等他体力好一些时,我们父子俩就轮换着读,你一页,我一页。然后变成你一章,我一章。等他完全康复时,我们仍然这样朗读。


现在每当要就寝时,他就会拿一些书来找我,我们肩并肩,一页一页一起读。

“老爸,你在听吗?”有时候他会问。

“嗯?”

“该你读了!”

“好吧!”我抖落睡意,打起精神。我们又读了一些。


  我儿子最喜欢冒险故事,比如《红色羊齿草的故乡》① 、《短柄小斧》② 。他喜欢的故事主角是在森林中走失的男孩,只有狗与猎枪相伴。他如饥似渴地阅读这类故事,就像吃爆米花似的来者不拒。
如今他对阅读的热爱已经不可遏制了。他甚至读报纸,从体育版开始看,一步步渐入佳境。


  他认真阅读体育版,就好像穷人读到富亲戚的遗嘱一样,字斟句酌,对于没有完全读懂的地方,还反复推敲。


  他尤其爱读晦涩的内容,他认为只有他才能发觉其中的奥妙。
“孟迪尔的打击率只有0.194。”这个男孩难以置信地说,“0.194。”
  字体越小,他凑得越近;字体越小,他越珍视其中的信息。

  他读到一些更深入的体育消息:“杭特在高中时有5次无安打记录。5次无安打!”

  他把这些信息保存在大脑里,在适当的时候拿出来用,也许是在球场上讨论球赛时,也许是在休息室辩论时。


  他指着一排细细的小字说:“明星赛在 7月7日,7月7日在柯斯球场。”在他寻找蛛丝马迹时,他停顿了一下。正是这些细节琐事使一个男孩成为一个男孩,或者是一个男人成为一个男人,或者,最好的是,男孩与男人的特质都有一些。

“老爸,你在听吗?”他说,我们父子俩的鼻子都埋在早报中。

“什么?”

“你在听吗,老爸?”

“我永远都在听。”我回答。


               第二章         何时开始朗读


    如果给智能不足的孩子朗读呢?


    在《卡索拉和她的书》(Cushla and Her Books)一书中,作者多萝西•巴特勒(Dorothy Butler)讲述了卡索拉•姚门的父母如何在她4个月大时开始给她朗读。当她9个月大时,她已经对特定的一些故事有反应,并向父母示意哪些是她最喜爱的故事。5岁时,卡索拉已经能够自己朗读故事。使卡索拉的经历如此引人注目的重点在于,她出生时由于染色体受到破坏,导致脾脏、肾脏和口腔都有缺陷,肌肉有痉挛现象,这使她晚上的睡眠从来没有超出过两个小时。而且直到3岁,她才能用手握住东西。另外,她还弱视,无法看到自己手指尖以外的物体。卡索拉3岁时,医生们都诊断她是“心智及身体生长迟缓”,并建议把她送到特殊的收容机构去。然而她的父母在看到她对书本的反应之后,拒绝了医生的建议;取而代之的做法是,每天朗读14本书给她听。在她5岁大时,心理学家发现她的智能发展超出了一般孩子的平均水平,而且社交适应能力良好。


    卡索拉的故事出现在《朗读手册》的每一版里,而每次我都希望这个故事能够激发某个读者。有一天,我收到来自田纳西州孟斐斯市的玛西娅•托马斯寄来的一封信:


    我们的女儿珍妮弗1984年9月出生,当时我们收到的礼物中有一本《朗读手册》。读了书中的前几章,我们对卡索拉的故事印象十分深刻,于是决定每天至少读10本书给珍妮弗听。她因先天心脏缺陷,必须住院7周做矫正手术,在这段时间内,她必须接受特别护理。我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给她朗读的。我们无法在医院陪伴她时,会将故事录音带留下来,请护士帮忙给她播放。


    过去7年来,我们抓住所有可能的机会给珍妮弗读故事听。现在她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并且是班上阅读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她的阅读测验总是得满分,而且她懂的词语相当多。下课时,经常可以在学校的阅读教室看到她的身影;在家里,她也很喜欢和我或她爸爸坐在一起看书。


     让我们的故事与众不同的是,珍妮弗出生时,被诊断患有唐氏综合征①,她两个月大时,我们被告知她将会全盲、耳聋,而且严重智障。然而当她4岁接受智商测验时,她的智商却高达111分。


     在本书的第四版,我得到托马斯太太的允许,在书中使用了她这封信的内容。他们前几年搬家了,我花了许多时间才找到他们。一个夏天的午后,我打电话给他们,当时珍妮弗即将升上四年级,她总是在午餐时间和她三年级的老师分享她最喜欢的故事书。本书第五版发行前,我又和他们联系,珍妮弗已经完成在马萨诸塞州康克德市普通高中一年级的学习,由于她的英语成绩总是得A,获得了优秀成绩奖。


     在我的听众中,最不需要我帮助的就是夏威夷火奴鲁鲁的盖瑞•库妮史玛(Geri Kunishima)。她1992年、1993年和1998年都听了我的演讲,除了担任母亲的角色之外,她同时也是学校的老师。盖瑞和她的丈夫林迪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在他们的儿子史蒂芬出生后6个月,盖瑞开始怀疑他有些不正常,但医生告诉她没有什么问题。


     史蒂芬18个月大时仍然不会走路和说话,他被诊断出患有脑部传达信息的神经系统发育不全症,而且医生断定他的脑部神经永远不可能再进一步发育。医生的话简直就是宣告史蒂芬没有任何希望。“他将永远无法走路或讲话,或做任何必须控制肌肉活动的事情,他将会是重度智障,你们几乎无法教会他做任何事。”那位医生说,而且建议他们将史蒂芬送到特殊的收容所去。


     当盖瑞•库妮史玛从一开始的震惊和极度沮丧中恢复之后,她突然想起,在两个女儿差不多跟史蒂芬一样大时,她和林迪就开始朗读故事给女儿听。他们的大女儿特鲁迪曾从弟弟的眼中看到一种光芒,似乎是等着他们去发现什么。因此,他们想,或许每天朗读故事给他听,会有点帮助。


     于是,每天晚上准备晚餐的时间里,他们其中一人就坐在史蒂芬身边读故事给他听,而且用枕头垫着他的头部,使他在听的同时能够看到书的内容。但似乎没有任何效果,史蒂芬毫无反应,他只是呆呆地凝视着。


     然而3个月后的一天,当特鲁迪说要去读故事给史蒂芬听时,她惊讶地发现,史蒂芬竟然开始用力挪动自己的身体,朝书架的方向爬去,接着他抓了一本书,并用力拍打书本,直到他将书翻开,然后盯着书上的动物图片看。第二天,史蒂芬重复了同样的动作,并拿了同一本书,翻到同一个地方。全家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欣喜若狂。“他有记忆能力了!”他们叫道。


     库妮史玛一家人决定更尽心地去帮助史蒂芬,他们读更多故事给他听,并帮助他做一些简单的肌肉运动。盖瑞推测,通常脑部某一部位的缺陷会通过某一种方式弥补过来,而这样的情形正发生在史蒂芬身上。他虽然进步得很慢,而且非常费力,但他的努力已经取得效果。史蒂芬到了4岁半仍然无法说出任何字,但接下来的一年里,他已经能渐渐地说出一些字,而且次年又进步了许多。虽然走路和学习对他而言就像登高山一样困难,但库妮史玛一家人却从没放弃。在史蒂芬13岁时,他终于能够自己走路和说话,并可以打篮球了,虽然打得不是非常好。更重要的是,他可以阅读和写字,并且达到小学的程度。




    我最后一次见到史蒂芬是在他高中一年级荣登新生荣誉榜时。现在,他们家在夏威夷办了一所特殊教育学校,他们用从史蒂芬身上学到的经验来帮助有学习障碍的孩子。
     如果以上提到的姚门、托马斯和库妮史玛三个家庭都可以克服孩子的障碍而成功地教育他们,试想,正常的家庭如果能尽早开始,并认真地读书给孩子听,又会有多么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如果你开始读书给孩子听,第一天会是什么情形?
     当琳达•凯莉?鄄何塞特和她的丈夫吉姆于1988年感恩节将艾琳从医院带回家时,艾琳还不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的女孩,但很快她就发现了。几年之后,当艾琳的母亲和我分享她有关朗读经验的日记时,我也发现了这个事实。既然我自己并未保留这种与孩子一同阅读的记录,而琳达甚至比我更早开始这项工作(我以前真是个无知的家长),我想在此我应该多谈谈琳达的经验。


     艾琳出生时,琳达担任小学老师已长达22年,而且她非常热衷于读故事给学生听。她将课堂上使用的教学方法以及给学生家长的建议,都运用在艾琳身上。虽然并非所有的家长都有时间像琳达那样做,但如果他们能用琳达所花时间的一半去读故事给孩子听,他们孩子的未来一定会更美好。在下面的故事里,请注意艾琳从书本上自然而然学到的行为,以及书本内容与日常生活的关联性。


     艾琳出生第一天所接触的第一本书,是罗伯特•缪斯所著的《永远爱你》①,我先生用录像机将我读这本书的情景拍了下来。他本来对这本书的内容并不熟悉,但来回听了好几次之后,他深受感动并流下了眼泪。艾琳曾把那盒录像带与亲戚和朋友们分享,我也将它带到我之前任教的三年级班上,希望它也能对我们的下一代有所影响。


     艾琳出生后的4个月内,都是看一些软软厚厚的幼儿书,或是用又厚又硬的纸板制成的童书,这些书除了看之外,还可以当玩具玩。艾琳4个月之后开始喜欢各类的立体书,她总是每天看2至3次这样的书,而且每次长达45分钟。她也听我们唱歌或念诗,总是高兴地手舞足蹈。我们念的诗是从杰克•普鲁斯基所著的《小小孩朗读诗》中选的,我们总是跟着儿歌录音带一起唱。我们选用的立体书是像奇斯•摩比克(Kees Moerbeek)所著的《谁在偷看我》(Who’s Peeking at Me)一类的儿童书。


     到艾琳8个月时,她渐渐对立体书失去兴趣,开始到处爬来爬去,寻找吸引她的新玩意儿。这期间,她很喜欢撕纸,所以我们给她一大堆杂志去玩,而这时给她看的书必须是很结实的。这个时期我们给她读的书也一直是这一类的。到她10个月大时,我开始很渴望读真正的故事书给她听,所以我决定将她放在儿童用餐的高脚椅上听我读故事书(这样才能防止她撕书),这么做效果很好,而且她的有些反应也让我感到惊讶。


     从一开始,我和艾琳之间就没有因为饮食而产生一般家长都要面临的与孩子的食物大战,因为我忙着读书给艾琳听,而不会太在意她吃了多少食物。我读故事时,艾琳通常自己拿着小零食吃,我也会喂她一些婴儿食品,她的用餐时间通常都是趣味盎然而且有意义的。往往最后她还会用手指着书架,要求我读另一本书。像这样用餐时听故事的情形持续了许多年,我一直都利用早餐及午餐时间读故事书。当她有朋友来访时,我们也在点心时间读故事书,我教学中所使用的大开本故事书更是深受小朋友们喜爱。


     在这期间,还发生了几件特别值得注意的事。我先生因为职务关系被调到东岸,两周才能回家一次。艾琳10个月到15个月的那段时间,用餐时大多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读故事时间就变长了。对她而言,餐后再听20到40分钟的故事毫无问题。我1990年2月4日的日记里写着:“早餐后9本书;午餐后10本书、4首诗;晚餐后7本书。”而这样的阅读量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10天之后,1990年2月14日,我在日记上写道:“早餐后艾琳要求读一本书。这个月底我们即将搬家,所以我决定选择弗兰克•艾许(Frank Asch)的《再见了,房子》(Good?鄄Bye House)。每当我读完一本,她马上又要求听另一本,最后我总共花了75分钟读了25本书。14个月的她一直保持着对故事的强烈兴趣,她总是认真地听,指着书上的画,说出几个字或发出一些不同的声音。”




     为了确保艾琳对每一本书都熟悉,通常我不会拿到一本新书就马上读给她听。开始几天,我会先慢慢将书介绍给艾琳,第一天我们只是看看封面,再谈谈这本书的大概内容,第二天才读1—2页,接下来的每一天再多进行几页,直到第五天或第六天,我觉得她对书足够熟悉了,才把整本书读给她听。


     我们搬到宾夕法尼亚州不久,我用之前6个月以来使用的方法给艾琳读艾瑞克•卡尔(Eric Carle)的《好饿好饿的毛毛虫》(The Very Hungry Cater?鄄pillar)。这本书的第二个句子是:“有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温暖的太阳升起。啪!有一只很小、肚子很饿的毛毛虫从卵里面跑出来了。”我刚要念出“啪”这个字,艾琳先说出来了,而且是用极生动的语调说出来的。那时,她才17个月。从那之后,她会在听熟悉的故事时,主动说出其中的一些字,这使得原本已经很愉快的读故事时间变得更有趣了。


     这对母女除了喜爱故事书,享受阅读时光之外,额外的收获是艾琳的语言能力一直在进步。当她21个月时,她就可以说出完整的句子;到了24个月时,她已经知道1000个词。这样的成就并没有借助任何识字卡片来完成。艾琳的父亲事实上也参与了读故事,他们有一些藏书被艾琳贴上了“爸爸的书”的标签,表示那些是爸爸读的书。  


因为有了听故事的经验,艾琳很容易就能集中注意力,而且她对书的兴趣也一直在增长。到4岁时,除了绘本,她也可以听长达100页的长篇故事。当艾琳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时,她的母亲决定利用自己多年来的专业教学经验,自己在家教艾琳,而不是把她送进学校。他们觉得应该尽最大的努力给独生女最好的教育,也就是由具有22年教学经验的母亲亲自教育她。而且,以艾琳之前在家里学习到的知识,如果送她到正式的学校上课,那么第一年的教学对她而言将是多余的,很可能她会因为觉得太无聊而想哭。接下来的几年,琳达和艾琳每周都会和社区内其他在家自学的孩子碰面;到了艾琳12岁的时候,她每星期都花310分钟参加当地中学的音乐和体育课程。


      意识到给孩子读故事所能带来的许多好处,和孩子听故事的能力与阅读能力的差异性(稍后有更多关于这方面的讨论),琳达决定继续读故事给艾琳听。读者如果对艾琳4岁至12岁之间所听的故事有兴趣,可以到我的网站([url=]http://www.trelease.[/url] com/erinlist.html)查阅艾琳的书单。艾琳的父母也尽一切可能使阅读变得活泼有趣。当他们全家到中西部去度假时,他们带艾琳去参观英迦尔斯的农场,并让她穿着特别制作的《草原上的小木屋》①里的服装,到英迦尔斯一家的坟上去献花。


     艾琳阅读能力的进步也是个有趣的故事。在她5岁时,她急着想学习新的词及如何发音,而她在这方面也学得很快,但她拒绝看已经看过的书。那时,听父母读故事仍是她每天感兴趣的事,但当她的妈妈要求她自己试着读一本简单的故事书时,她说:“我才不读那些婴儿看的笨书呢,我要等到我会看长篇故事的时候再自己读书。”


     她妈妈听了有点惊讶,不过她想了一个办法。她带着艾琳去参加当地为4—5岁的孩子办的活动。他们担任活动的义工,工作内容是每周给孩子们读一次故事书。当那些孩子看着艾琳,等着听她读故事时,艾琳迟疑了一会儿,不过最后她还是读了一些大开本的幼儿书,比如《好饿好饿的毛毛虫》。很明显,艾琳已经学会了自己读书。


     在艾琳即将升入二年级的暑假里,他们一家人去拜访一位朋友,这位朋友有个比艾琳大3岁的女儿。虽然这两个小女孩同时上床准备睡觉,但艾琳却像只夜猫子,总是不想睡。当她被告知可以在床上看书时,较大的女孩拿了一些她小时候读的书给艾琳看。第二天早上,艾琳在早餐时拿了一本书给她妈妈,并告诉她:“我昨天晚上看完这本书了。”琳达觉得艾琳大概只是随便翻翻而已,所以也没有想太多。第三天早上,艾琳又拿了一本书,表示她也看完了,于是琳达要求她读出其中一段,没想到艾琳真的读出来了,语调和发音完全正确,并且没有漏掉任何一个字。


     三年级即将结束时,艾琳的阅读、听力及词汇成绩都名列前茅。然而,她却从未花时间去做练习册。到了12岁左右,艾琳已经可以用一个周末的时间看完一本厚达732页的《哈利•波特》。更值得高兴的是,艾琳并不是个只会看书的书呆子,她也热爱游泳、足球,并参加了科罗拉多州隆蒙市的儿童圣歌合唱团。


     那几年,因为艾琳妈妈最初的来信,我有几次机会和艾琳共同用餐,甚至在宾夕法尼亚州和科罗拉多州的听众研讨会上当众采访她。她表现得泰然自若、热情、口齿清晰,并且带着点孩子气。她是我所认识的孩子中的佼佼者。尽管艾琳的能力和表现都极佳,吉姆和琳达仍然坚持读书给她听。但是艾琳仍然喜爱听故事吗?这个问题可以在她12岁生日时许下的愿望中得到答案。他们家计划到夏威夷庆祝她的生日,而她希望能够在一个特殊的时刻,在海滩上听完父母给她读的第500本小说的最后一页。这个特殊的时刻就是12年前她出生的时间。当然,她的愿望实现了。    艾琳的例子被纽约奥尔巴尼地区的读书会引用在他们的宣传小册子上,供家长参考:“所有的婴儿出生时都是平等的,没有人会说话、数数、读书或写字,但这些孩子在进入幼儿园时却是不平等的。差异的原因在于,他们的父母是尽力培养他们,还是仅仅看着他们长大而已。”


     什么时候开始教孩子读书?
     从你拿起一本书,并且开始读这本书的那天起,你已经在教孩子读书了。这就是为什么芬兰的学生阅读能力都很高的原因,不管在家里或社区内,他们都可以看到一些读书的典范,而小孩子可以说是最善于模仿的了。以下的研究报告和趣事是最好的例子。


  研究发现,耳聋父母所生的婴儿由于长时间看着父母使用手语交谈,他们会模仿这样的沟通方式,在10个月大时,很明显地会有许多手势出现。这些手势就如同正常的孩子所发出的“巴巴巴”或“哒哒哒”的声音一样。这些还不具有任何意义的手势,就像正常孩子的牙牙学语。


     甚至大人对待书的一些行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孩子模仿。一天晚上,我在伊利诺伊州西蒙市的一所学校演讲结束之后,琳达和弗兰克•范•侯戈登夫妇告诉我他们的女儿安爱撕书的故事。安出生以来,他们家里一直有很多书报杂志可以看,而他们夫妇也从一开始就常读书给女儿听。然而,当安15个月时,她开始表现出一种让人心烦的习惯。她总会选一些书,很小心地翻到第二或第三页,然后将下一页撕掉丢在一旁,接着再往后翻一些页,撕去一页后又丢在一旁。书和杂志她都撕,而且似乎每次都做得有条不紊。


     安的父母耐心地告诉她,这是很顽皮的行为,并给她示范应该如何对待书籍才是正确的,但都没有用。每当她自己一个人拿着书,她总是很热心并专注地撕着。虽然她的父母亲听说过有的孩子会咬书,但撕书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15个月大的孩子会这样破坏书籍,而且她的行为看起来很有自信。一天晚上,他们夫妇正在看电视,琳达突然一动不动地盯着弗兰克,原来她看到弗兰克正在翻一本当天刚寄到的杂志,他翻了几页之后,将夹在里面的广告页撕掉丢在旁边,然后再翻几页,再撕去另一张广告页。琳达终于明白女儿为什么会撕书了。


     如果是我读书给孩子听,他的阅读能力怎么会进步呢?
     听力的进步有助于阅读理解力的进步。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复杂?我们以英语中最常使用的词“the”为例简单说明一下。我通常会问听众,有没有人认为这个只有三个字母的单词很难理解,在300多位听众里,大约会有5位举手,而剩下的人总是在窃笑。


     接着我会问那些没有举手的人,要他们假装我是个来自俄国的交换学生,住在他们家里,而俄文里并没有一个字和英语的“the”意义相同。事实上,世界上许多语言都不使用这样的冠词,如汉语、日语、韩语、波斯语、波兰语、旁遮普语、克罗埃西亚语和越南语等。


  “现在,我是俄国来的交换学生,我和你们一家人住了3个星期。有一天,我问你们:‘我不懂你们一直在说的一个词the,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你们将如何向这名学生说明这个词的意义呢?”没有人主动回答这个问题,而且每一个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解释这个简单的词竟然变得很困难;然而,我们却都知道如何使用这个词,而且我们进幼儿园时就已经知道这个词了。


     我们是怎么学会的?当你3岁大时,妈妈会不会一早将你带到厨房,要你在桌子旁边坐下来,桌上放着练习本,然后开始教你:“‘the’这个词是冠词,放在名词前面,好,现在用你的绿色蜡笔把这一页里面的所有冠词都标示出来。”是这样学习的吗?当然不是。


     这个拼法简单但用法难的词,我们是通过不断听到而渐渐学会的。事实上,我们从以下3个层面听到这个词:
    我们在生活中不断听到(沉浸在这样的环境里)。
    我们听到心目中的“英雄”———母亲、父亲、哥哥姐姐(学习的榜样)使用这个词。


   
     读书给10岁左右的大孩子听,是不是在浪费时间?

     关于读书给大孩子听,有以下两个有争议的问题:第一,你认为如今的青少年花在阅读上的时间已经足够甚至太多了吗?第二,你认为美国成人的阅读时间已经足够了吗?如果你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么我建议,孩子长大后,你就不用再读书给他听了,而是增加许多和书有关的活动,例如让他写报告、做论文、参加考试;然而这些事却会让孩子对书产生错觉,他们会认为读书是件苦差事,等到成人之后,就会逃避阅读。


     当然,我并不建议让上学变得像度假般轻松。我们必须承认,当我们试着让孩子对阅读产生兴趣时,我们就如同在向他们推销。想想大卫•奥格威(David Ogilvy)的话,他的著作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广告界被视为圣经,他曾经建议一些知名大企业内撰写广告文案的员工:“推销时,你不能使人们因感到厌烦而勉强购买你的产品;相反,你必须让他们感到兴致勃勃而愿意购买。”在这里,我们要推销的东西是“阅读”,而朗读故事是一种令人愉悦的广告方式;反之,做练习册上的习题就是一种令孩子厌恶的广告方式。当孩子感受到的厌恶大于愉悦时,他们就会选择别的产品了。


     在要求孩子阅读之前,我们必须先了解一些情况。有一项对一个幼儿园班级进行的为期8周的调查研究。这个班级里的藏书像小型图书馆一般,而老师每天都读故事给小朋友听。他们的藏书被分为三类:非常熟悉(老师一直重复读的)、熟悉(老师只读过一次的)和不熟悉(老师没读过的)。


     研究人员观察小朋友在自由活动时间会选择哪一类书来看,他们发现“非常熟悉”的书被选的次数是“不熟悉”的书的3倍,而“熟悉”的书被选的次数是“不熟悉”的书的两倍。此外,这些实际上还不会自己阅读的小朋友在看“非常熟悉”的书时,通常会试着模仿老师朗读;但当他们看“不熟悉”的书时,只是快速翻阅而已。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平时老师“广告”的效果。


     当对30名七年级和十二年级中学生的阅读嗜好进行调查时,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孩子在看两类书:连载小说和受过推荐的书(较有深度的文学作品)。影响他们选择较有深度的书的最大原因是,他们在班上看到或听说其他同学有这样的书。研究报告指出,68%的中学生选书是因为老师或同伴们在讨论某一本书,这本书在班上显得很热门。所以当老师朗读给学生听时(不论是对较幼小的孩子还是大孩子),都可以促使学生主动去找那些在班上被读过的书。


     我现在才开始给孩子读书会不会太晚了?
     孩子永远不会因为年龄太大而不适合听故事,只是读书给较大的孩子听,不像读书给2岁或6岁的孩子听那样容易。


     要开始读书给一个13岁的孩子听,老师实行起来要比家长容易多了,因为无论家长的意图有多么善意,要在家中读书给青少年听总是很难。在这段社交和情绪发展才刚起步的年龄,孩子上课以外的时间都花在对性的兴趣、对将来的职业的焦虑上,并且希望在家人以外能形成一个小团体,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因为这个阶段的孩子所关心的事正在改变,而且他们待在父母身边的时间有限,所以父母并没有太多机会可以读书给他们听。


     但如果你能把握机会,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不过当女儿正坐着观看她最喜爱的电视节目,或刚刚和男朋友吵了一架怒气未消时,绝不要尝试要求女儿来听你读故事。除了时机很重要之外,你阅读的长度也要考虑,应尽量缩短时间,除非你发现孩子有兴趣再听久一点。


当孩子差不多12岁到14岁时,也就是青少年初期,你可以先试着和他们分享书中的一小部分,可能只有1—2页;当他们零星地问些问题时,你必须将希望他们阅读的心态轻描淡写地表现出来,不能让他们感到丝毫的勉强。当我的孩子杰米和伊丽莎白十几岁时,我通常只读我自己正在阅读的书的摘要给他们听,不管是不是小说。一天傍晚,我正在看费罗•萨姆(Fer?鄄rol Sam)的《和骑师一起奔跑》(Run with the Horseman),那是一本以南方为背景的很棒的小说。我想起之前曾看到儿子在田野里跟骡子玩,也看过他在屋子外面和公鸡玩,于是我想:“哇!杰米一定会喜欢这本书!”


    所以有一天早上,我叫住他:“嗨,杰米,听听这个!”
    他站在门边说:“对不起,爸爸,我正要出去和朋友见面。”
    “我知道,但我保证只要1分钟就好了。”他翻了翻白眼,很不情愿地坐下来,而我开始朗读一小段给他听时,就像我所预料的那样,他喜欢这本书。几个小时之后,他带着他的朋友们回来了,坐成一排,并要求我读给他们听。


     因为有太多的家长和老师总是对如何为青少年选择合适的书感到头痛,我在《读一读》(Read All About It)一书中列了50本适合十多岁孩子的书,其中包括小说、非小说、短篇故事和一些从小说中摘录出的章节(看这些小说的全文会让孩子对阅读感到厌倦)、报纸上的专栏和每位作者的生平描述等。


     对于热爱阅读、把阅读当作消遣,且阅读范围很广的人来说,为十几岁的孩子选择合适的书不成问题,而必须对许多合适的书进行取舍才是难题。以下是我会为十多岁孩子选择的书,虽然这些书的对象是成人。


     桃莉•海登(Torey Hayden)的所有描写有心理障碍的孩子的书。她曾有过和这类孩子相处的经验,所以这些书都相当具有权威性,例如:《她只是个孩子》(One Child)、《另一个孩子》(Just Another Kid)、《笼中孩子》(Murphy’s Boy)、《别人的孩子》(Somebody Else’s Kid)、《沉默的洁蒂》(Ghost Girl)等。


     詹•布鲁温(Jan Brunvand)的关于城市的传说、现代的民族传说之类的书,如《我发誓这是真的》(Absolutely true, I swear),人们一直口耳相传的《太好了,不可能是真的:城市传说集锦》(Too Good to Be True: The Colossal Book of Urban Legends)、《城市传说集》(The Big Book of Urban Legends)、《消失的搭便车旅人》(The Vanishing Hitch?鄄hiker)、《令人窒息的多伯门》(The Choking Doberman)、《墨西哥宠物》(The Mexican Pet)和《咒语!再次燃烧吧!》(Curses!Broiled Again)等。
     曾获普利策文学奖的历史学家兼记者大卫•麦克库洛(David McCul?鄄lough)的《勇敢的同伴》(Brave Companions),这本书介绍了美国历史上20位杰出人物。


     华尔街日报得奖记者亚历克斯•克罗威兹(Alex Kotlowitz)所著的两本极受推崇的关于美国种族的书:《这里没有小孩子》(There Are No Children Here),这本书描写居住在芝加哥最危险的公共住宅区内两个孩子的日常生活;以及《河的另一边:关于两个城镇、一个死亡事件和美国的窘境》(The Other Side of the River: A Story of Two Towns, a Death, and America’s Dilemma),这本书描写密歇根州在班顿河港和圣乔瑟夫市之间被圣乔瑟夫河分开的两个城镇,这两个城镇里住着不同的种族。



                          美国儿童的阅读生活

《朗读手册——大声为孩子读书吧》的大陆版终于出版了!第一次见到这本书,还是几年前在美国,一个朋友请我传递给另一个朋友。不料我一见倾心,就想从中非法扣押。朋友宽宏地一笑,允许我据为己有,说自己已经买过很多本送人了。后来和别人说起来,发现,许许多多的美国父母,都知道这本书,都按照这本书去指导孩子读书。
  阅读这件事,在美国被提到非常高的高度。美国教育部的网站,赫然写着教育部长玛格丽特•斯佩林斯的话:“能够阅读的孩子,是能够学习的孩子。而能够学习的孩子,将在学校和生活中成功。”以多年的研究为依据,教育工作者们认为,阅读不是自然获得的行为,而是需要习得的技术。因此,儿童的阅读得到了全社会的支持。

                  指导成年人为孩子选书

  在孩子的整个早期阅读阶段,每天大声为孩子朗读图书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它能够把尚无能力自主阅读的孩子们引入到图书的美好世界,同时也会培养他们日后的阅读能力,孩子们的听力和词汇量也会得到提高。
  美国有丰富的儿童出版物,这些出版物的形式和内容往往适合不同年龄儿童的特点,针对孩子的不同爱好。对家长和教师来说,还有不少书刊杂志,指导成年人如何给孩子挑书、读书,这些书籍受到家长的热烈欢迎,《朗读手册》就是其中一本,它在美国是销量百万册以上的畅销书,而且是多次再版。另外,儿童观看的电视节目,也有专门介绍儿童图书的,图书的画面辅以真实场景,格外吸引孩子。

              熟练地使用图书馆

  美国的儿童书店或大书店的儿童区,往往布置得温馨活泼,可坐可卧,令孩子流连忘返。图书馆的外借率高达30%-50%,而且不断组织故事会、与作者见面会、节庆活动等,吸引小读者,使孩子更容易亲近书籍。许多孩子从穿着尿布的时候起,就开始出入图书馆。在很多美国家庭里见到的昂贵的精装儿童书,不少都是从图书馆借来的,而且很多社区图书馆是联网的,小读者可以在电脑上查询某一本书的下落。
  记得一次和朋友全家路过一个图书馆,她的正在上二年级的孩子在门口看到招贴,立刻欢呼起来,原来他盼望已久的系列书的最新一本已经上架了。可是,当他冲进去时却发现,书已经被借出了。小家伙立刻冲到电脑前,查询附近哪个图书馆里还有,并央求妈妈开车带他去借。儿童图书对孩子的吸引程度,社区图书馆的方便,以及孩子使用图书馆的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每天读一本书

    儿童的阅读能力,是美国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幼儿园开始,教师就大量给孩子阅读。这种阅读,不是故事片段,更多的是一本完整的图画书,或是连续几天读完一本章节书。
    不少学校让孩子每天借一本书回家,朗读给父母听。这个习惯,从学前班开始,一直持续到小学。一些出版社会将经典儿童读物用比较经济的版本出版,通过学校向家长推荐征订,以保证孩子们有充足的读物,也方便了家长选书。每天读一本书,使儿童积累了丰富完整的阅读经验,这样的孩子,将来成长为手不释卷的成年人,就不足为怪了。
    当然,美国的教育在一些方面两极分化严重,我们所看到的往往是教育的精英层面。加强阅读方面的教学工作,近年来得到美国政府的大量资助,布什总统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教育改革措施,2007年的项目经费预算高达244亿美元,其中大量的资金是用于鼓励提高儿童的阅读能力,尤其是针对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今天社会的学习,以阅读为重要手段的自我学习日趋重要,因此,阅读能力的培养,格外需要我们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专家点评】

                      由“大声读”到爱上阅读

  几年前,我去一所小学参加读书节活动,在路边一个很不起眼的的特价书店里发现了一本小书———《生死朗读》,由德国当代作家本哈德•施林克著,译林出版社出版。我经常和学生谈论书名、标题的重要性,这本书的书名打动了我,朗读怎么和生死连在一起?什么样的朗读会和生死相关?


  如很多人一样,这本小书我是一夜之间读完的,跟所读到的非常态的爱情、人性的背叛和挣扎、战争的阴影和创伤相比,我更感到不能忘怀的,也一直在脑子里盘旋的却更多的是“朗读”和有关朗读的一幕幕:男


  女主人公第一次相遇时,汉娜要白格为她朗读一段名著;战后汉娜被判终身监禁后,白格主动为女主人公持续地寄出他朗读的录音带;白格在汉娜死后,以汉娜的名义汇给“犹太反盲联盟”一笔钱,然后第一次来到汉娜的墓地……朗读超越了生死,喧嚣、迷乱的世界因为朗读获得暂时的宁静。


  我对《生死朗读》中关于朗读的深刻感受因为我的经历。几年来,我和课题组的同仁们致力于儿童阅读的推广和母语教育研究工作,有很多的收获,也遇到过更多的困惑。最大的困惑莫过于在现有的体制下,孩子们如何获得真正值得阅读的、足量的图书,以及在图书缺乏的情况下怎样有效地推进阅读运动。有朋友向我推荐了这本《朗读手册》,因为那时还没有大陆版,课题组余耀老师托人从台湾购回了这本书后,亲近母语课题组把这本书基本当作了阅读推广的教科书。


  在中国大陆,儿童阅读虽然越来越受到重视,但一切刚刚开始,阅读推广的氛围还远远没有成熟,在学校教育的范围内,多数的教师还是比较简单地把阅读看作是课内语文学习的补充,家长们也认为学好课本才是最重要的,阅读对于学生在语文学习之外,例如情感的发育、学习能力的培养、知识背景的拓宽、文化的自觉认同等方面的作用,人们的认识还很不够。在这样的情况下,最核心的是培养一批能对学生进行有针对性地阅读指导的专业队伍,培养一批有较高儿童文学素养的、有热情的、勇于实践的“书香种子”教师,而培养这群人既需要理论的学习,需要实践的磨炼,也需要成功经验的借鉴。


这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它来自美国,一本畅销百万册的书,很难想象,一本谈阅读指导的书居然是如此畅销,这个事实向我们昭示着,一个发达的国家不仅仅发达在经济和民主,它同时是一个阅读大国。作者吉姆•崔利斯是美国知名的专业亲子阅读专家,曾经是一个同时为成人和儿童写作的作家,他在绪论中说,自己是从一个家长成长为职业阅读推广者的,而这个成功爸爸、成功人士最初读给孩子听的原因却很简单:因为他的爸爸读书给他听。最简单的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但这个看似简单的理由背后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文化传统:家庭中的朗读教育。西方的电影中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在摇篮边、在壁炉旁、在床前、在书房、每天的闲暇时光,尤其是晚上入睡前的时光,父母为孩子们大声朗读。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夫人芭芭拉•布什,有一套祖传的教育秘诀:这就是家庭朗读活动,她小的时候,她的父亲经常给她朗读,她也经常给自己的子女、孙儿孙女们朗读。我不能说,布什的总统宝座源于他的家庭早期给他的朗读,但有足够的材料证明,大声读给孩子听是一个融洽亲子、师生关系,提高孩子阅读兴趣,提升儿童思维情感品质的有效途径,阅读了这本书你会有更深的理解。


其实我们对朗读也并不陌生,人们常用“朗朗读书声”来形容校园,我们每个人背起书包,走进学校,每天的晨读,每日的课堂,都是离不了它的,朗读一直伴随着我们的学习过程。但我们对它的理解往往太工具化了,只把它当作是一种阅读方式,一种积累语言、培养语感的阅读方式。而在吉姆•崔利斯这里,朗读被提升为一种最简单、直接、有效的情感交流和学习、教学方式。在阅读了这本书和进行了一系列的实践后,我对朗读有了更深的认识,其实无论是没有上学的孩子,还是已经读书的大一些的孩子,还是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阅读基础的孩子,甚至成年人,我们都可以通过大声朗读这个方法获得更多的东西,例如提高一些有阅读障碍的孩子的兴趣、和他人分享精神愉悦、在阅读中获得天地清明的感受等。


  中国的儿童阅读教育是一个长期的、艰难的“种子工程”,《朗读手册》只是我们的一个借鉴,我们最终将建立自己“本土化”的儿童阅读推广体系,从理念到童书到内容的选择到方法的指导。儿童阅读应该在校园、家庭、社区等场所全面开展,我希望和更多的朋友们一起努力,早日见到更多的儿童阅读指导书的译本和我们大陆原创的优秀的阅读指导专业图书。更希望爸爸妈妈们、老师们在读完这本书后,能够积极地投身实践,为孩子们大声朗读,把他们带上精神清明的幸福人生之路。


联盟网为了方便在家上学家庭选书购书,在大V微店精选好书推荐给大家。

如要购买《朗读手册》,可以点击下面二维码,进入在家上学联盟大V店购买!
母亲节快到,大V店最近有优惠活动。


如果大家对开大V店感兴趣,也可以识别下面二维码进入开店。

640.webp (6).jpg



还在追逐学区房重点校?OUT啦!
在家上学联盟,开启令家庭惊喜的自由之旅!
在家上学联盟网 www.chinahomeschooling.com
在家上学原创文章投稿邮箱:unschool@qq.com

640.webp (7).jpg

关注联盟网公众号,查看在家上学系列话题,
回复 出路,如何面对学籍、高考、将来出路?
回复 玩伴,如何应对玩伴社交问题?
回复 教材,如何选择教材?
回复 时间,如何安排管理日常时间?
回复 教学,不专业的父母如何在家教孩子?
2017在家上学工作坊之大连长沙福州太原南宁成都郑州青岛海口站报名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联系|手机版|在家上学联盟  

GMT+8, 2017-11-24 15:38 , Processed in 0.10510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